【转】一批国产创新药在FDA获孤儿药认证!超纪录申报与品种扎堆背后:谁是最大赢家?

time:2020年05月07日    source:转自“E药经理人”微信公众号

近日,亚盛医药、信达生物、君实生物相继宣布旗下产品获得FDA孤儿药认证。

 

据E药经理人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共有9款中国企业产品获得10项FDA孤儿药认证,约相当于2019年全年的量,截至2020年4月底,已有32款来自中国药企的新药拿到了39项FDA孤儿药资格认定。

 

而在2019年FDA批准的48个新药中,获批适应证为罕见疾病的孤儿药占比在40%左右,近三年FDA批准的新药中孤儿药的比例一直保持在这个水平,一定程度上孤儿药成为了新药中的主流。

 

孤儿药是用于治疗罕见病的药物,但对于罕见病,全世界没有一个统一的患病人数的规定。比如说在美国,发病人数在20万以下的病种都称之为罕见病。

 

近年来,全球制药巨头加快布局罕见病研发管线。法国药企赛诺菲于2011年收购美国罕见病药企健赞公司,2018年武田制药收购孤儿药巨头夏尔制药,交易金额跻身历史前5。2019年年初,美国生物科技公司百健、瑞士制药巨头罗氏分别宣布收购生物科技公司Nightstar Therapeutics和Spark Therapeutics,布局罕见病基因疗法。

 

尽管如此,中国近几年获得孤儿药认证的产品数量虽然有所增长,但相对于全球的数据而言,仍不足1%。根据FDA孤儿药产品开发办公室(OOPD)公共数据库,截至2019年底,FDA共授予5216个孤儿药资格,批准841个孤儿药适应症,而中国获得这一资格的仍不足半百。

 

01 哪些中国产品获得孤儿药认证?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中国企业获得10项孤儿药认定中,有5个是授予PD-1/L1产品的。

 

4月14日,信达生物宣布FDA授予其PD-1抑制剂达伯舒(信迪利单抗)孤儿药资格,用于治疗食管癌。这是达伯舒获得的第3个孤儿药资格认证。此前,欧洲药物管理局(EMA)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先后授予达伯舒孤儿药资格。EMA授予的适应症为外周T细胞淋巴瘤,FDA授予的适应症为T细胞淋巴瘤。

 

目前,信迪利单抗治疗食管鳞癌的全球多中心的3期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

 

而第一家获批PD-1的中国公司—君实生物在3月27日公布称,该公司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的一项联合治疗药品方案获得FDA颁发的孤儿药资格认证,用于治疗黏膜黑色素瘤。

 

上述两款PD-1都已在国内获批。而康宁杰瑞与思路迪暂未获批的PD-L1产品KN035于1月也获得了FDA的孤儿药资格,用于治疗胆道癌。

 

KN035是康宁杰瑞自主研发的PD-L1单域抗体Fc的融合蛋白,可用于不适合静脉输液的患者。目前该公司与思路迪合作在中国、美国和日本针对多个肿瘤适应症同步开展临床试验,部分适应证已进入Ⅲ期临床。

 

此外,今年获得孤儿药资格认证还有和铂医药用于治疗鼻咽癌的PD-L1抗体HBM9167、华润医药用于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NIP292、台湾欧比制药用于治疗胃癌的ADC药物Obi-999、丹诺医药用于人工关节感然的TNP2092、武汉禾元生物用于治疗肺气肿的生物新药HY1003等。

 

而在过去几年获得这一认证的中国企业产品还有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恒瑞的阿帕替尼、东阳光的伊非尼酮、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等等,但目前为止,获批数量寥寥无几。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在2016年连获三项孤儿药认证,于去年底在美国获批上市,今年已开始销售。

 

但即便是在2015年获得孤儿药认证的安罗替尼还是2017年获得认证的阿帕替尼,目前都仍然未在FDA获批,据clinicaltrials.gov数据,两款药品在美国的临床试验仍然处于活跃状态。

 

02 PD-1扎堆:先上市,再做市场


加上此前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获得的两项孤儿药认证,来自中国企业的PD-1/L1已经获得了7项孤儿药认证。相对于中国企业历史上获得的39项认证(不完全统计),PD-1/L1占据了不小的比例,且都是在1年内集中获得的。

 

对于孤儿药认证,信达生物表示,获得该资格的制药企业将获得监管费用减免、临床税收减免、市场独占权等药品开发激励。这一认证将为达伯舒在欧洲和美国的开发带来便利,加速信达生物海外市场的发展,也是对产品质量和临床效果的认可。

 

美国于1983年出台《孤儿药法案》,以立法形式对孤儿药研发、审批、上市作出激励。孤儿药享受一系列鼓励政策。例如,在药品研发环节,孤儿药企可享受50%的临床费用税收抵免,针对孤儿药临床试验难题,FDA建立协助追踪机制,与药企共同探讨临床方案设计,加快药品研发。审批上市环节,FDA规定孤儿药审批时限为六个月。此外,孤儿药上市后享有七年专利和数据保护,其间,其他企业难以仿制同类产品。

 

此前,孤儿药在全球市场和中国热度截然相反,商业保险是美国孤儿药的最大支付方,在此之下,孤儿药的高昂定价得到支付体系支撑,企业获得研发动力,患者用药也得以保障。但过往以来,中国的类似产品研发却显得较为冷清。

 

业内人士评论称,申请孤儿药资格认定,有助于后续加快审批上市,这也是一种快速上市策略,先上市,再做市场。

 

过往美国的经验显示,部分药物往往不止能治疗一种疾病,有些药企通过“超适应证”用药,以孤儿药的名义开出针对其他疾病的处方。尤其是一些单抗类药物。

 

在美国获批的数百款孤儿药中,仍有不少成为了如今为人熟知的重磅炸弹,例如来那度胺、O药、利妥昔单抗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