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靶标分子新药为健康加“锁”

时间:2013年11月19日    来源:admin

中国是胃癌高发国家,每年有近三十万人死于胃癌。然而,由于技术门槛较高,向胃癌的罪魁祸首幽门螺杆菌“宣战”的新药研发企业为数不多。

在苏州生物纳米园(BioBAY),丹诺医药(苏州)有限公司就是这“为数不多”的企业之一。丹诺医药是一家专门从事消化道疾病国家一类新药研发的企业,拥有特有的双靶标分子新药研发平台与全球范围保护的知识产权。“目前丹诺医药的第一个候选药物已经在美国完成临床一期,将在一年半后在国内进入临床阶段”,丹诺医药创建人、首席执行官马振坤博士介绍说。

幽门螺杆菌在胃粘膜局部感染。过去,治疗幽门螺杆菌病人需要长时间服用“三联药”或“四联药”,这些药物要经过系统吸收进入血液循环系统后才能回到胃部对抗病菌感染,只有很少一部分药物起到了它们应该起到的灭菌作用。“不仅药物的利用率特别低,而且还具有很高的副作用并有器官毒性。而随着使用药物的增多,病菌的耐药性越来越高。本来90%的治愈率,如今也只剩下60%左右。”

实际上,丹诺医药的目标就是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其关键就在于怎么克服已经存在的耐药性并降低将来产生耐药性的风险。“药物之于其分子靶标就像钥匙之于锁,以往药物的困境在于一把钥匙就能打开一把锁,只要这把锁坏了,或者说产生基因变异,钥匙就打不开这把锁,从而失去其杀菌作用”,马振坤解释说,“丹诺医药的双靶标技术,就相当于一把钥匙可以同时开两把锁,当钥匙无法打开其中一把锁时,可以通过打开另一把锁开启通往灭菌方向的另一扇大门。只有当两把锁同时打不开也就是两个靶标同时产生变异时,这把钥匙才会失去作用,但这样的几率微乎其微。”

为此,丹诺医药已开发出一系列双靶标分子新药,它们不但可以克服已有的耐药性,而且可以大大降低将来产生耐药性的风险。同时,这些双靶标分子没有或只有很低的系统吸收,它们在进入胃部后,直接作用于幽门螺杆菌感染部位,具有很高的消化道区域浓度与区域抗菌活性,也大大降低了对人体器官伤害的危险。马振坤表示,成功开发这些双靶标分子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现有幽门螺杆菌治疗上的一系列问题,为患者提供一个高药效﹑低副作用﹑使用方便﹑价格低廉的治疗方案,使大范围消除幽门螺杆菌感染成为可能,从而大幅度的降低胃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丹诺医药虽然成立时间尚短,但其创新技术拥有强大的“后援团”。其技术平台、知识产权与药物候选物均由美国高峰生物制药公司(Cumbre Pharmaceuticals)通过技术投入的方式提供。目前,丹诺医药已经拥有十项美国专利,其中最重要的3项专利具有全球专利保护。然而,对丹诺医药来说,强大的技术基础只是开启创新突破的起点。目前,从聚焦幽门螺杆菌引起的消化系统疾病出发,丹诺医药将研发“触角”延伸至肝性脑病、难辨棱状芽孢杆菌感染等其它消化道疑难病症。

肝性脑病是严重肝病时机体复杂代谢紊乱的情况下,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经过研究,人们发现了肝性脑病的一个“关键先生”——血氨。正常情况下血氨的清除主要是在肝脏形成尿素,或在脑肝肾等组织中形成谷氨酰胺,通过肾、肺等排出。“对于肝病患者来说,肝功能降低会导致氨与其它有害代谢产物的积累,导致肝性脑病”,马振坤表示”,临床证明通过药物调节肠道菌群结构,从而抑制有害代谢产物生长,最终从源头上达到治疗的目的。

近年来,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感染(CDI)一直是住院患者和护理住院患者的一个常见合并症,并在全球范围有爆发性流行趋势。CDI产生的一个背景就是抗生素的滥用,所以CDI治疗手段不能简单地使用抗生素。马振坤说,丹诺医药研发的新型药物能够找准靶点,针对性地消灭难辨梭状芽孢杆菌,从而提高治愈率并减少副作用。

在生物医药研发领域,光有志向远大的抱负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许多“拔尖”创新人才作为研发团队的“顶层设计”。丹诺医药组建了由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王晓东博士领衔的科学指导委员会。在这个委员会中,世界著名生物化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西南医学中心生物化学系主任史蒂夫•麦柯莱特(Steven McKnight)教授,世界著名微生物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系里奇•罗斯科(Rich Losick)教授,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医学院著名消化科专家﹑综合消化疾病医疗中心主任张健伟(Kenneth Chang)教授都将参与指导丹诺医药的研发工作。

转载《苏州日报》

编辑:黄自刚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19日